第19章、搜刮

+A -A

  此刻!

   林辰饮血重生般,面色酷戾,目光显得冰冷刺骨,就像是一头正虎视眈眈的恶虎,一身邪气凛然,空气中甚至弥漫着浓烈的腥血味。

   “林辰!你竟敢背道而驰,修炼魔族邪功!就不怕遭天下正道诛杀!”纪荣怒然起身,嘴角溢血,因遭暗算,身负重创,愤恼至极。

   而柳飞早已吓惨了脸,在他眼中,林辰与魔鬼并无区别。

   “正道?”林辰嗤之以鼻,嘲讽道:“于你所做的卑劣行径,又该是正道中人所为?而我就算修炼魔族邪功又如何?起码我行得正,站得直!”

   “伶牙俐齿,不知悔改,今日我便代表正道,诛了你这邪魔!”纪荣怒然,以气生势,周方卷起强劲气流,木屑肆虐。

   “诛我?就凭你这个残兵败将的狗奴才?”林辰视为不屑。

   “烂船也有三根钉!诛你,易如反掌!”纪荣面色一沉,凌波微步,快如疾风,好似将周方飓流抽空,汇聚在掌。

   崩云掌!

   凶猛掌道,挥出狂风呼啸,凌冽如刃,真气激荡。载着可怖的势风,掌劲如剑,浩瀚如海,如同拂手拨开云层,四方空气好似被炸开。

   迎着掌风,林辰长发飘扬,衣袍猎猎,但整个人却宛如泰岳,任凭飓风肆虐,狂澜冲击,这尊大山依旧纹丝不动。

   当凌冽掌风逼来之际,林辰猛地一记重掌震出,连着一阵阵彻骨的冰寒,寸寸如刀割,寒意彻骨,那是由皮凉透心。在林辰的寒冰掌之下,似乎连流动的劲风都被寒气冰封。

   嘭!~

   双掌激碰,劲风四散,化为可见的波纹涟漪,荡起漫天尘石碎叶。

   纪荣却是满色骇然,在于林辰这一掌对碰之下,只觉阵阵冰冷的寒气,好似冻结了他那虚弱的真气。一丝丝寒气,如同无数尖针,刺入他的手脉,顿时血液凝固,整只手臂近乎麻痹。

   “可惜,你现在连烂船都不是!”林辰面色森酷,岂会罢手,闪绕着欺身而至,血刃回旋,峰回路转,带着熠熠寒芒,反手刺向纪荣的手腕。

   咻!~

   血弑贯腕而过,直接废了纪荣的一只手掌,纪荣痛苦万分,愤怒下连忙蓄起左掌,迎面重击向林辰。

   林辰早料到这遭,不恐多让,掌生惊雷,直面攻去。

   “嘭!”得一声!

   纪荣口吐腥血,踉跄步退,于色骇然,这不该是五转气武境应有的力量。

   “受死!~”

   林辰冷喝一声,吞噬了虎血,整个人变得好似一头猛虎,虎虎生威,卷起狂沙飞石,像是头奔腾的猛虎,拳*加,哗哗如雨。

   纪荣惊恐万状,望着冲腾而来的林辰,就感觉像是见到了剑齿虎在世。惊惶之间,狂乱挥舞着双掌,惶恐步退。

   “暴风拳!”

   林辰欺身而至,贴身肉搏,带着一种刚阳的暴力美学,拳拳如猛虎,狂风肆虐。纪荣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面对林辰的攻势,却有种双拳难敌四脚的无力感。

   嘭!嘭!~

   一拳一拳,延绵不休,纪荣完全被当做肉包子似的,任由着林辰那雨打般的拳头,蹂蹑在身。一身筋骨,硬被拳拳震断。

   “最后一拳!”

   林辰蓄起一拳,拳光如虹,对着纪荣那布满骇色的面孔,暴击过去。那拳印都快让纪荣的面容凹陷,鼻子被打歪,牙血喷射。

   “啊!~”

   纪荣惨叫一声,如同断线风筝般,重击在粗木中,惊起一片尘土,粗木折断而倒,落叶洒了一身。纪荣奄奄一息的倒在狼藉之中,惊恐怒然,愤愤不甘。

   想他堂堂真武境,竟被一个小小气武境后辈,逼到如此地步。

   随而!

   一席寒意逼来,一道欣长的身影,却是高高在上的屹立在纪荣身前,林辰目光森然,声音犹如九幽寒风般的说道:“你乃堂堂大总管,在柳府也算得是号人物,为何却要屈身听命于一个废物?你今日落败,怨不得别人,怪就怪你太自以为是!”

   纪荣披头散发,满脸恨意的怒视着林辰,面如白纸,失魂落魄,比刚打了败仗的战士还要更加颓废之色,嘴角抽动,咬牙切齿道:“林辰!我承认低估你的实力!也低估了你的手段!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深的心机!我纪荣今日会败给你,我认了!可今日的行动,柳府上层皆是明然,你若敢动少主一根毫毛,柳家上下,绝不会放过你!”

   “狗奴才就是忠诚,死到临头,还想着为自家少主开脱!可惜,我林辰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而已,有你纪大总管助阵,柳府岂会把这事算在我头上?”林辰阴笑道。

   “你”纪荣气急攻心,喷了大口血。

   “黄泉路上好走,下辈子记得好好投对胎,别再做只狗奴才!”林辰面色一寒,手起匕落,一道血痕刺眼闪过。

   纪荣眼瞳急缩,迅速黯然,嘴唇发裂,微微抽搐着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拼尽了力气,最后一口气却卡在了喉门。

   头一歪,纪荣便断了生机。

   死了

   柳飞面色发白,瘫坐在地,屁滚尿流。趁着林辰还未转身注意到他,便哆嗦着扭动着身子,想要爬离逃走。

   “柳兄,往哪去呢?”一道戏虐的声音唤住了柳飞。

   柳飞浑身吓得颤抖,连滚带爬的转了过来,对着林辰便一个劲的磕头,哭丧着脸求饶道:“辰哥!是我瞎了狗眼,不该打你主意!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对了,我们可是同门师兄弟,看在同在碧云门修道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这样啊,可惜我早已经不是碧云门的弟子了,而且我的功法较为特殊,传出去对我可是极其不利。”林辰冷笑道。

   “辰哥你放心,我绝不会对外吐露半句,若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求你!求求你,给我一条活路!我给你磕头了!”柳飞一个劲的求饶,都快磕破了脑门。

   “不!我想到一个更保险的方式,就是天不知,地不知!”林辰邪异一笑,闪身近前,凌冽挥动着血弑

   “辰”

   柳飞话到口中,只觉脖颈一凉,一条血色长线掠出,喉咙像是被什么硬物卡着般,痛苦难当,*了几分,恨恨不甘的怒视着林辰,最后一命呜呼,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林辰握着血弑,沾血即融,面色阴厉,暗道:“这血弑果真是个邪物,杀人竟能给我带来如此快感,看来真得寻门提升心境的心法才成!”

   接着!

   就开始收拾战场了,这柳飞作为柳府重点培养的人才,自然腰包鼓。便从柳飞身上掏了个储物灵袋出来,收获果真丰富。

   风属性各品丹药足有数十枚,外加一些值钱的战器,还有数十万黄金银票,着实可观。而纪荣作为柳府的大总管,这些年更是没少捞油水。

   所以,纪荣身上值钱的宝贝就多了,收刮黄金百万,一剑真品战器,风属性丹药百枚,更是还有一颗六品真元丹,甚为可观。

   最后那四位柳家卫,油水虽少,但蚊小也是肉,也一并全收刮了。

   旋即!

   林辰走到剑齿虎的残尸前,这剑齿虎吸食了那么多地阳之气,想着该是孕育了兽晶,像是兽晶的话,那是非常罕见的宝贝,不是每个妖兽都能拥有的。

   “我相信我的运气会不错!”林辰握着血弑,像是切豆腐般,直接将剑齿虎开肠破肚,一颗闪闪发亮的兽晶,印入眼帘。

   果是兽晶,而且品质极高。

   “哈哈!美了美了,今天过得实在是太愉快了。”林辰激动大笑,不由迟疑,直接将兽晶收入噬血戒中。

   至于纪荣他们这几个家伙的尸首,死状像是被魔人所杀,林辰也懒得去清理,到时真有柳府的人追查过来,也难以怀疑到自己身上。

   全部扫荡完毕,林辰寻回山洞。因为这山洞里面,阴潮暗地,却能结出金阳果,此处必有玄机,很有可能地藏阴脉。

   由于金阳果被摘,林辰体内的天阳之脉像是沉眠了般,不再有刺激性反应。而走到山洞深处的林辰,却暗暗御动地阴之脉。

   果然!

   在这山洞地层中,果真感受到一股强大浓郁的地阴之气。

   可是,怎么下去呢?难不成凿个洞出来?

   林辰试探性敲了敲,暗道:“怎么感觉像是空的?先试试看吧!”

   爆步!

   林辰脚足蓄力,力沉如山,狂暴踏击地层,强大的劲道,震荡得整个山洞都似乎在摇晃,脚下地层也开始龟裂开来。

   “还挺结实的!”林辰暗惊,心下好奇,更是兴奋。

   猛地!

   林辰再起一脚,御足劲道,朝着龟裂的地层,重重一脚踏了下去。

   “嘭!”

   一声嘣响,地石碎裂,林辰只觉脚下陷空,未及反应,惊叫一声,整个人直接沦陷下去。像是掉入了未知的地下隧道,磕磕碰碰,撞得头冒金星。

   最后,一头狠狠撞击在一块硬石上,便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绝品小神医女总裁的逍遥兵王金丹九品造化神宫死而替生仙界独尊诸天黑化从火影开始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超维入侵武逆
不死武皇 第19章、搜刮